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虎威嬌女 > 虎威嬌女_第953章 試探_幸運賽車

虎威嬌女_第953章 試探_幸運賽車

    她才不要離開呢,還要等著揭秘,即便不能當場揭秘,也得給爹和葦杭兩人提個醒不是?
  
      這之間,她敏銳地發現父親和葦杭有短暫的眼神交流,然后彼此心照不宣地點了點頭。
  
      盡管兩人點頭都點得很輕,幾乎微不可察,但卻沒有逃脫云霞的火眼金睛。
  
      果然,父親開始攆她了:“霞兒,你跟他們一道先走吧。”
  
      “爹,女兒和葦杭兄有重要的事要跟您說,是有關西戎人聯合北涼攻打我們的事。”云霞索性直接拋出了這件事。
  
      云霞爹驚奇道:“你們怎么知道的?”
  
      “爹,您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捕捉到父親話中的弦外之音,云霞反問了一句。
  
      “嗯。爹昨日收到潛入西戎的臥底送來的消息,知曉了西戎人的陰謀,只是你和葦杭又是如何知道的?葦杭,你跟我說說具體情況。”云霞爹邊說邊伸手拍了拍葦杭的肩。
  
      云霞瞇了瞇眼睛,父親大人叫葦杭居然叫得非常順暢,還一副捻熟的樣子。
  
      按說他不是該不認識葦杭的嗎?連臣杭都不知道自己的兄長是正常的,父親大人又如何能知?
  
      “稟將軍,我們是在道郡郡守潘永言藏在密道的信中發現的。”葦杭認真地回答了云霞爹的問題。
  
      云霞爹心急想跟葦杭說事情,便順手拉住了葦杭,想把葦杭扯到一邊去。
  
      結果還沒邁開步子,自己的袖子便被身邊的女兒給拉住了。
  
      “霞兒,爹要跟葦杭說件事,是我們男子漢之間的話題,你先在這里等一等。”云霞爹和顏悅色地跟女兒打商量。
  
      女兒不愿意跟著智軒他們走,云霞爹也沒辦法,又舍不得對女兒下命令,只能軟語相求。
  
      云霞并不知道父親大人此刻的打算,一心想要探探父親和葦杭為甚么要聯合起來欺瞞她的原因。她最不喜歡被別人瞞著了,嘿嘿,當她是那么容易就不計較的人嗎?
  
      “爹,您怎么會認識葦杭的?”云霞突然出聲問父親。
  
      云霞爹楞了一下,好在很快鎮定下來,神色也恢復如常。
  
      原來這丫頭是在琢磨這一茬啊,剛才一時心急,根本沒想那么多,和葦杭說話,甚至去拉扯葦杭,結果被心思細膩的霞兒給逮了個正著。
  
      丫頭太聰明機靈,一點都不好糊弄嘛,好在我早有準備。
  
      話雖然是這么說,可云霞爹心里卻是喜滋滋的,為自己的寶貝女兒驕傲自豪,以至于話音中明顯帶了愉悅:“霞兒問這個呀,爹告訴你,我是聽楊明亮回來稟告后,才知道蕭公子并非是癡傻之人,現在一見果不其然。”
  
      楊兄回來跟父親說的?云霞雖然相信,但父親與葦杭之間的默契怎么可能是初次見面才有的?還有他看向葦杭那眼神,明明就是看明光時的眼神。現在想來,父母雙親對明光那么喜愛,皆因為就是葦杭嘛。
  
      “爹,您不會說今天是您第一次見葦杭吧?”
  
      云霞繼續發問。
  
      “呃,爹確實不是第一次見葦杭。爹和葦杭的父親,你們的蕭先生可是多年好友哪。”見女兒咄咄相逼,云霞爹只得說老實話,否則定會被女兒看出端倪。
  
      說完他看向葦杭,希望能得到杭兒的一些示意。若是杭兒不介意告訴云霞的真相,或者杭兒自己親自出面加以解釋,那他就沒必要再瞞著女兒了。
  
      霞兒現在大了,這些事情也該讓她知道了。
  
      可葦杭此時并不知道云霞爹的打算,也不敢胡亂做什么決定,所以回了云霞爹一個淡定的眼神之后,又輕輕地搖了搖頭,意思是讓云霞爹不必管他,自己拿主意即可。
  
      結果云霞爹會錯意了,他以為杭兒的意思是按兵不動,所以便按照杭兒的旨意行事。
  
      “葦杭啊,令尊大人是我非常崇敬的人之一,原來還因為你的事很替你父親遺憾,現下好了,你非但不傻,還如此優秀出眾,叔父非常開心。”
  
      “葦杭代父親大人謝過叔父,實在是因為有難言之處,所以晚輩才不得不裝傻,還望叔父不要怪罪。”葦杭說完,對著云霞爹深深彎腰鞠了一躬。
  
      不等云霞說話,云霞爹和葦杭一唱一和地扯起了其他話題,想趁機讓云霞歇了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心思。
  
      聰明如云霞,自然對他們兩人的用意猜到了七七,她也不愿意讓父親為難,反正今天她已經在父親和葦杭面前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那就是對葦杭身份的置疑,他們多少應該懂得自己的心思了吧?
  
      或許很快他們就會主動跟自己談起這件事,告訴自己前因后果的。
  
      所以現在就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再說眼面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對付西戎人和沈家。
  
      于是云霞彎著眼睛淡笑道:“我就說嘛,爹和葦杭兄看著就不像初次見面的兩個人,倒像是相識許久的忘年交。”
  
      “云霞好眼力。”這次葦杭終于開了口夸獎云霞。
  
      云霞捂著嘴偷笑,沒有跟葦杭客氣。
  
      云霞爹也笑道:“霞兒說得沒錯,爹和葦杭倒是真投緣。對了,葦杭可以告訴叔父你的難言之隱是什么嗎?”
  
      “可以,請叔父借一步說話。”到了這時,葦杭已經覺察到云霞爹想跟自己單獨說話了,于是馬上搭了個梯子給云霞爹用。
  
      “好,好,叔父正想聽聽,若是能替賢侄分擔一些也是好的。”云霞爹馬上順著梯子下臺階,一邊說一邊指了指路邊的空地,示意葦杭跟自己到那邊說話。
  
      葦杭跟云霞點了點頭說:“那請云霞在此等一會兒,我和令尊說幾句就過來。”
  
      云霞從善如流答應:“沒問題,爹,您和葦杭兄快去快回,我們還要商量潘永言密信中的事情。”
  
      見云霞如此善解人意,云霞爹和葦杭都很開心。
  
      “霞兒放心,爹跟你保證不會耽誤正事。”已經走出幾步路的云霞爹又駐足轉身,鄭重其事向云霞承諾。
  
      葦杭和云霞爹走到離云霞有丈余的地方,云霞爹背對著云霞,正好擋住她看向這邊的視線。
  
      “杭兒,今天下午我收到關大人的飛鴿傳書,說皇上不顧眾臣的反對,已經下旨立惠妃之子為太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