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九龍圣祖 > 九龍圣祖_一千六百二十五 反敗為勝?_幸運賽車

九龍圣祖_一千六百二十五 反敗為勝?_幸運賽車


  “這少年的實力,恐怕不是表面看起來這般簡單!”
  
  薛常則的臉色有些凝重,這是他頭一次發現,自己高出對方一重小境界的修為,恐怕并不會給自己帶來一種碾壓的效果。
  
  “閣下應該認識薛天傲吧,我跟他有一些交情,所以……這是我對你最后的警告,如若不然,莫情我云笑手下無情!”
  
  云笑可沒有那么多的想法,以他現在的實力,擊殺一名同為通天境中期的修者,根本就不在話下,所以再次冷聲出口。
  
  事實上云笑和薛凝香的交情肯定是要更好一些,只不過薛凝香剛剛二十歲出頭,這薛常則卻已經被困這沖霄梯空間百年,兩者之間,肯定是沒有任何交集的。
  
  因此云笑只提到了薛天傲,想必以那位的驚才絕艷,當初肯定也是很得眼前這位前代殿主看重的,從這里打開突破口,應該機率比較大。
  
  “天傲?你認識天傲?”
  
  果然,在云笑冷聲落下之后,薛常則無疑變得有些激動,對于那位天賦不俗的后輩,他確實是極為看重,甚至薛天傲能成為這一代的玄陰殿主,都是其一力培養的結果。
  
  別看玄陰殿并不是一個家族勢力,但這些年下來,薛氏一族對這尊龐大勢力的掌控,已經算是根深蒂固了。
  
  作為薛氏一族不世出的超級人物,薛常則自然是希望玄陰殿依舊由薛氏來掌控,而薛天傲則是他最看好的后輩。
  
  聽云笑說到自己和薛天傲有交情的時候,薛常則身周的氣息都變得緩和了幾分,這讓得云笑不由心下一動,暗道自己這番話,應該是起到了不錯的效果。
  
  “薛常則,你們還想不想去往九重龍霄了?還不趕緊殺了那小子?”
  
  就在薛常則因為云笑的話語,聯想到很多東西的時候,遠處白色臺階之上的那只半步圣靈,卻是陡然發出一道冷聲,響徹整個沖霄梯空間。
  
  此言一出,包括薛常則在內的所有人類修者,盡皆心頭一凜,剛剛緩和了幾分的目光,再一次變得堅毅了起來。
  
  “呵呵,我說你們不會真的要去相信一只異靈的話吧?”
  
  就在這氣息有些凝重的當口,那粗衣少年不由發出一道輕笑之聲,這一道聲音雖輕,卻直指本質,甚至有著某種不為人知的蠱惑。
  
  “是啊,我堂堂人類,怎么會去相信一只異靈的承諾?”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得是通天境后期的薛常則,想到這里的他,甚至覺得有一些不可思議,要知道人類和異靈,天生就是一對死敵啊。
  
  以往的時候,人類和異靈只要相見,便是你死我活的局面,從來都不會有任何意外,那是無數年來積累下來的恩怨,永遠也無法調和。
  
  這位可是曾經的玄陰殿殿主,那時候雖然沒有爆發過像屠靈戰場一般的異靈肆虐,但騰龍大陸之上,也是出現過不少異靈強者的。
  
  曾經就有一次,就是由薛常則親自帶隊,擊殺了一只實力強橫的金品天靈,在騰龍大陸傳為一段佳話。
  
  可是現在,他們竟然在這沖霄梯空間之內,輕信了一只異靈的承諾,反而是對一名人類少年喊打喊殺,這怎么想都是不符合邏輯的情況。
  
  “我知道你們是受困沖霄梯空間太久,有些失去了理智,但現在既然我云笑來了,自會帶你們走出沖霄梯空間,登上真正的九重龍霄!”
  
  所謂旁觀者清,相對于這些一時之間還沒有想得通緣由的人類修者們,云笑則是一語道破了天機。
  
  此言一出,于薛常則或是那些未死的人類修者來說,簡直猶如醍醐灌頂一般,讓得他們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這位小兄弟說得不錯,先前是咱們豬油蒙了心,竟然去相信一只異靈的承諾,簡直就是可笑!”
  
  作為曾經的玄陰殿殿主,薛常則反應也是相當之快,既然擺正了自己的心態,那他也不是錯了不認之輩,這一番話,也算是在向云笑表明了某種態度。
  
  “可是……他殺了我們這么多人……”
  
  其中一名凌云境巔峰的修者,看向云笑的目光,依舊有著一絲忿忿之意,因為剛才發出偷襲,卻被云笑借薛天傲之手所殺的那位,正是他的親生大哥。
  
  這兄弟二人,當年在騰龍大陸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們聯袂前來闖沖霄梯,想要一起去那九重龍霄,再干出一番大事業,卻沒有想到在這神秘的空間之內受困近百年。
  
  這位自然是不敢去找通天境后期強者薛常則的麻煩,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兄長剛才之所以會身死,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那個粗衣少年。
  
  “哼,你兄長是我所殺,關云笑什么事?你想要報仇,盡管來找我薛常則便是!”
  
  擺正了自己心態的薛常則,此刻反而是開始維護起云笑來了,如此霸氣的言語一出,剛才那不忿之人瞬間變偃旗息鼓了。
  
  開玩笑,以這家伙才區區凌云境后期的修為,他又能怎么可能敢去找薛常則報仇,恐怕對方只需要伸出一根小指頭,就能將其生生碾死了吧?
  
  事實上除了這人之外,其他那些已死的修者們,可就和活著的這些人沒有什么交情了,因此這個時候都無人出聲相幫。
  
  這最大的原因,或許只是因為云笑實力強橫,他們沒有將之收拾而下的實力,那粗衣少年先前所說的話,也算是給他們一個臺階下吧?
  
  見得這些人類強者都擺正了自己的心態,云笑臉上也不由浮現出一抹滿意的神色,然后就將目光轉到了那臺階上方的半步圣靈身上。
  
  “你這挑撥離間之計,似乎用處不大啊!”
  
  云笑口氣略帶嘲諷,說出來的話,卻并沒有讓那半步圣靈有太多的失態,像是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似的。
  
  畢竟這半步圣靈有著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一只異靈,剛才能蠱惑那些人類強者,只是因為這些家伙被困時間太久,有些失去了理智而已。
  
  “云笑,你這口才還真是了得,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反敗為勝了嗎?”
  
  那半步圣靈先是稱贊了一句云笑的口才,緊接著說出來的話,讓得那些人類強者都是心頭一凜,同時升騰起了一絲不安。
  
  那畢竟是半步圣靈的異靈強者,如今因為云笑的到來,會不會就此撕破臉皮,對他們這些人類修者出手,那是誰也說不準的事。
  
  以前的這些人類修者們,雖然被困沖霄梯之內不得而出,但性命卻是無礙的,反倒是因為這沖霄梯內天地能量比外間濃郁,讓得他們或多或少都獲得了一些突破。
  
  而如果這一只半步圣靈真的展開屠殺的話,那他們恐怕有一個算一個,沒有任何一人能活著離開這沖霄梯的空間。
  
  再加上那乃是沖霄梯空間器心修煉而來的異靈,這里又是沖霄梯空間的范圍內,可以說他們全都處在這半步圣靈的領域之內,那還打什么打?
  
  “反敗為勝?我記得當初落敗的那個是你吧?又何來的‘反敗’?”
  
  然而就在所有人類修者心生憂意的時候,從那個叫做云笑的粗衣少年口中,卻是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讓得他們先是一愣,旋即心中盡皆掀起了片驚濤駭浪。
  
  “他竟然能擊敗半步圣靈?這怎么可能?”
  
  眾人下意識地就是不信,因為此刻他們感應得很清楚,那個粗衣少年,就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通天境中期修者,又怎么可能擊敗半步圣靈的異靈強者呢?
  
  “上一次是我大意了,但這里是沖霄梯空間,既然你進來了,就別想著能再出去!”
  
  哪知道就在眾從類修者生出不信之意時,那半步圣靈卻是自己承認了,讓得他們的一顆心,直接就風中凌亂了。
  
  “竟然……是真的!”
  
  這些人類修者,可是清楚地知道一名達到半步圣靈的異靈強者,心性是如何的高傲,如果云笑所說不是事實的話,那家伙是無論如何不可能親口承認的。
  
  如此一來,云笑擊敗半步圣靈的說法,就是板上釘釘之事了,這些人可沒有見過當初那一戰,他們只覺自己的腦子似乎都有些不夠用了。
  
  “那我也告訴你,既然我敢進入這沖霄梯空間,那你的結局,就已經注定!”
  
  云笑自然是不可能在口舌之上輸給一只異靈,他此言一出,諸多人類修者的臉色更加古怪了,這個粗衣小子,還真是狂妄得沒邊了。
  
  就算剛才云笑以摧枯拉朽之勢,連殺近十名人類修者,但是那些修者之中,最強者也不過是通天境中期而已,還只有一個。
  
  可是那異靈強者呢,卻是貨真價實的半步圣靈,而且這里還是在其空間領域之中,云笑要是還能戰而勝之,恐怕已經稱得上是逆天而行了吧?
  
  一時之間,諸人都被云笑的豪言壯語震得寂靜一片,就連那半步圣靈的異靈強者,也突然有些沉默了,不知在哪里的眼睛死死盯著那個粗衣少年,似乎是想要找出對方自信的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