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三斬 > 三斬_第五十二章 濃霧中的金蛋_幸運賽車

三斬_第五十二章 濃霧中的金蛋_幸運賽車

    張斗天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忍不住躍下樹去,謹慎的將玉笛撿了回來。
  
      “獸魂白玉笛……剛才那黑影是虎魂?”再次握著白玉笛,張斗天能感受到白玉笛較之前有了些細微的不同,至于是哪里不一樣了,他并不清楚,但肯定跟那吃了蛇頭的虎魂有關。
  
      張斗天雙指輕捏著笛身緩緩轉動,最終視線落在笛身十二孔上。
  
      玉笛的十二孔與普通笛子有些不一樣,十二孔中除了吹孔是圓形,其余膜孔,音孔竟全是五菱形。
  
      順著十二孔往笛中看,內部漆黑一片,與玉笛的顏色大相徑庭。
  
      看了片刻,這笛子并無什么異樣,那虎魂也沒有再出現,就在張斗天一籌莫展,打算就其收入乾坤袖中時,白玉笛忽的一熱,吹孔之中吐出兩白色物件。
  
      物件掉落在地,張斗天瞇眼一看,竟是兩顆蛇牙。
  
      “水霧蛇牙!”張斗天訝然驚喜道。
  
      霧谷之中,除卻霧晶草,紫羅藤等靈植外,其中靈物例如霧狐的爪,霧蛇的牙等都是修道者需求的寶物。
  
      本來張斗天還暗自遺憾過虎魂吞了蛇頭卻沒能留下蛇牙,沒想到此刻它竟將蛇牙吐了出來!
  
      霧蛇的蛇牙有些特殊,分虛實兩種,虛牙是霧氣所化,霧蛇死后會重新散作霧氣,而實牙卻是蛇毒所化,霧蛇死后會被留存下來。
  
      實牙十分稀少,約為總霧蛇量的百分之一。
  
      恰巧,被張斗天斬殺那只便是實牙。
  
      當再三確認真是蛇牙時,張斗天忙不迭將其拾起,觀摩一番后便迅速收入乾坤袖中。
  
      手握著白玉笛,此時喜不自禁的張斗天越發覺得那虎頭親切。這蛇牙算是他正式修道以來,第一次得到的寶貝,此刻的心情激動,難免有些無法自已。
  
      “這玉笛能吃霧蛇,指不定能吃點別的,就是不知道那頭虎魂……”一想到方才虎魂見到自己驚恐的模樣,張斗天就暗自嘆了口氣,豪情萬丈激情澎湃的念頭便瞬間涼了下來。
  
      “那虎魂,應該是個欺軟怕硬的主,之前霧蛇襲擊我時也不見它有出來幫忙的意思,事后撿便宜的本事倒是厲害。至于這兩顆蛇牙,哼哼,算是安撫我還是犒勞我?還是怕被我收入乾坤袖中?”
  
      雖然猜到這玉笛中的虎魂不可能會幫自己什么,甚至還會趁火打劫,但是張斗天還是將其撇在腰間,沒有收入乾坤袖中。
  
      畢竟大家各取所需,只要它不要貪的太黑,張斗天都可以接受。
  
      突地,張斗天腰間的玉笛輕微卻興奮般的急切抖了起來,就在玉笛有反應的一瞬間,張斗天猛的躍下樹杈。
  
      “咔嚓”一聲。
  
      在張斗天落地的一刻,他原本所處的樹杈至上而下忽的斷成兩截。
  
      張斗天來不及回頭去看,落地的瞬間又重新躍起,只見一道肉眼難辨的波動在腳下劃過。
  
      “轟”
  
      塵土飛揚,碎草斷木橫飛,張斗天方才落腳之處多出一丈大坑。
  
      張斗天心頭大驚,身子猛的加速,往樹木最茂盛的地方沖去。
  
      “嗷”
  
      大坑之中,一團青色霧氣逐漸凝實,顯出一頭狼形生物。霧青狼仰天一嘯,周圍頓時涌去大量青色霧氣,眨眼間又有十幾頭青狼凝聚而出。
  
      大坑之中領頭的霧青狼,紅目獠牙,狼頭微微轉了轉,目中忽的紫光一閃,似鎖定了張斗天的方向,狼身一震又化成青色霧氣,向著張斗天的方向追去。而其余青狼則是向著前方的青色霧氣,尾隨狂奔。
  
      張斗天在林間亡命奔跑,憑借脫胎境煉體修為的爆發力,其速度竟一時與青狼旗鼓相當。
  
      如此跑了約半柱香時辰,雖說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隨著時間越長,張斗天的心愈發冰寒。人力有窮時,在如此濃稠的霧氣中狂奔,還得不斷用青鋒劍斬去前方阻路的樹木藤蔓,就算他是脫胎境的修為都耗不起,最多還有半刻鐘他的速度便會慢下來。
  
      而且,拋開后方的不明霧獸不說,此刻的令張斗天心寒的是,他察覺到他正在朝霧谷最深處跑!因為此時他身處霧氣已經濃稠到猶如實質!
  
      如今進退兩難,為了不被后面的霧獸追上,張斗天還是得硬著頭皮直線往前方跑。
  
      又了跑約五里之遠,就在張斗天體力快透支的時候,后方的青狼突然放棄了繼續追,而是倉惶的向著后方退去。
  
      后方霧獸的離去,張斗天感知的到,但他的神經并沒有的絲毫的放松,因為此刻的霧氣已經濃稠到的猶如泥漿一般,他連呼吸都異常困難,也不知這鬼地方又藏著些什么霧獸。
  
      張斗天止住身子,連忙盤坐在地,左手一番抖出一顆淡黃藥丸,沒有絲毫的猶豫仰頭服下。
  
      “最后一顆辟谷丹了!”雖然張斗天頗為舍不得,但此刻活命要緊,此地已無法呼吸,他沒有練氣,并不具備胎息的本領,得依靠辟谷丹他才能內息一天之久。
  
      服下最后一顆辟谷丹,張斗天從新站起身子,緊握青鋒劍,環視四周。
  
      此地一里之內全是濃稠的霧氣,連一草一木都沒有。
  
      張斗天靈目大開,雙目之中浮現七彩,隨即轉換為黑白雙魚,四周依舊是白茫茫一片。
  
      張斗天眉頭微皺,此地死寂的讓他心寒。
  
      環視片刻后,依舊看不出什么異常,張斗天頓時將青鋒劍插入地上,抬起左手將自己左眼遮住,右目之中的黑白雙魚頓時化作漆黑一片。
  
      “法目,破!”
  
      張斗天一聲輕喝,漆黑如墨的右目中似有漩渦旋轉,視線所及之處的霧氣紛紛散去,直至一里之遠時,前方有金光一閃,張斗天右目一痛,連忙停止法目的運轉。
  
      張斗天身子一軟,伸手握住青鋒劍柄,一膝跪地,緊閉的右目流出一道血跡。
  
      “那金光是,一個蛋?!”
  
      雖然只是稍縱即逝的一撇,但張斗天也看了個大概,那是個約一丈大的金蛋!
  
      此時的張斗天心沉谷底,因為他意識到,他怕是誤入了某個大型生物的領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