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容少以貌娶人 > 容少以貌娶人_第458章:溜粉_幸運賽車

容少以貌娶人_第458章:溜粉_幸運賽車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容少以貌娶人最新章節!
  
  不過這種錯覺只是片刻,她已經像只餓久了的小老虎撲了過去。
  
  容熙川張開雙臂承受了她全身的重量,像抱著一個小沙包一樣把人抱住了。
  
  “幾個月不見,想我了?”他蹭了蹭她的臉,眉眼間盡是溫柔寵溺。
  
  這個男人裝上癮了,明明他們昨天才分開。
  
  唐沁勾住他的脖子,嘴巴在他的唇上蹭,她的唇如果凍一般柔軟,勾引著他原始的玉望,他任由著她撩撥,只是含笑的望著她。
  
  “這幾個月,你有沒有找小三小四?”唐沁一本正經的問。
  
  “你驗驗不就知道了。”他語氣曖昧。
  
  “怎么驗?”
  
  容熙川說話時,氣息全部落在她的唇邊,熟悉的好聞的氣息讓她如癡如醉。
  
  “床上試試,如果有小三小四,我一定不會那么持久。”他雙眼如潭,西裝筆挺,可這個道貌岸然的君子正說著十分沒羞沒臊的話。
  
  連唐沁這樣厚顏無恥的人都沒忍住老臉一紅:“容先生,你的臉呢?”
  
  “要臉做什么,有這個就夠了。”他傾身吻住她近在咫尺的紅唇,貪婪的享受著她的美味,而她亦纏緊了他的脖子,熱烈的回應他。
  
  哪怕朝夕以對,哪怕剛剛分離,思念都不會因為時間短暫而有所減少,而表達相信與愛戀的時候,一個難分難舍的法式熱吻最適合不過了。
  
  司機在外面等了一會兒才上車,果然是容熙川的人,知道什么時候該干什么,什么時候不該干什么。
  
  車子緩緩離開機場,唐沁已經脫了鞋子,腦袋枕在容熙川的大腿上,舒舒服服的享受著帥哥的頭部按摩,幾個月的高強度工作讓她疲憊不堪,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果然在他的身邊,她可以睡得格外香沉。
  
  唐沁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了,連續數月超負荷工作,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快到了極限。
  
  她眨了眨眼睛,看到入目處熟悉的吊燈,以及灰色調為主的房間。
  
  這是容熙川的臥室,她回到紫禁之巔了。
  
  唐沁摟過他的枕頭,用力在上面嗅了一下,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地方,她終于回來了。
  
  唐沁拿起手機看了眼,手機上面寫著一張字條,龍飛鳳舞是他的字跡:我有事出去了,手機為你調了靜音。
  
  生怕別人會打擾到她的睡眠,他考慮的無微不至。
  
  唐沁甜蜜了好一會兒這才關掉靜音,不出一秒鐘就有電話打了進來,看到來電,她有些頭疼。
  
  要不要剛回來就接金哥的電話啊,她真的還想再偷懶一段時間。
  
  “回來了怎么不開機?”金陵的聲音永遠那么沉穩又帶著壓迫力。
  
  唐沁心虛的沒敢說自己在睡覺,而是拿容熙川當替罪羊:“電話沒電了,我讓容熙川去給我充電,他插頭沒插緊。”
  
  金陵:我信你才叫鬼。
  
  “你被人擺了一道。”金陵嚴肅的說:“有人故意在粉絲群里虛報你的行程,粉絲以為你是下午的飛機,大規模組織接機活動,他們準備的很充分,可他們沒等到你。”
  
  唐沁神色一肅,“所以,現在都在傳我在溜粉對嗎?”
  
  “粉絲還是能夠理解的,但這可能只是他們表面為了維護你,心里必然是有想法的,而且給路人的印象也不好,有耍大牌的嫌疑。”金陵說:“不過你放心,公告我已經發出去了,大家看到你的登機牌應該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雖然事情已經解決了,唐沁仍然覺得有點堵,她很理解那些粉絲,他們很多人都是出于真愛,他們有的人甚至是請了假,擠出時間,就為了去給偶相吶喊助威,而且這是她紅起來之后,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粉絲接機。
  
  對于這些乘興而去敗興而歸的粉絲們,唐沁滿是歉意。
  
  她倚著床頭調整了一下姿勢,然后在聊天軟件上搜索了一下她的名字,下面立刻彈出許多粉絲群,她找了其中活躍度最高,最權威的一個群,發送了入群申請。
  
  她的申請幾乎是秒通過,通過的群主發出一個問號:“你是糖糖的粉絲?”
  
  唐沁在屏幕上敲了一排字:嗨,我是唐梓汐!
  
  結果……并沒有人鳥她。
  
  因為這樣每天開玩笑,稱自己是唐梓汐的粉絲太多了,大家早就習以為常。
  
  唐沁:“……。”
  
  這他么就尷尬了。
  
  唐沁眼睜睜的看著群里的人天南海北的聊,根本沒有人搭理她。
  
  “糖糖工作室發出來的公告你們看了嗎?原來糖糖坐的是上午的班機。”
  
  “是啊,是啊,我就知道糖糖是不可能溜粉的,她一向很坦誠。”
  
  “我說句真心話啊,你們別噴我啊,雖然我知道糖糖是上午的飛機,我們是時間上弄錯了,可我心里還是有點委屈,為了見糖糖,替糖糖打CALL,我特地請了假,我們公司請假的話要扣200塊錢的。”
  
  這一看就是當時參加接機的粉絲,眾人紛紛發出擁抱的表情。
  
  唐沁趁著聊天短暫的暫停時,又打了一句話:“大家好,我是唐梓汐。”
  
  這次,終于有人理她了,卻是艾特她:“這個游戲一點不好玩,不會有人上當的,你是新人,罰你曝照。”
  
  “對,新人曝照,上三圍。”
  
  唐沁想了想,拿起手機對著自己自拍了一張,她沒化妝,還是睡眼惺忪的樣子,不過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反倒還有種別致的頹廢美。
  
  唐沁把照片發出來后,剛才還在閑聊的粉絲群立刻炸了。
  
  “我靠,請問照片是哪里來的?這是新鮮的白菜吧?”
  
  “我有所有糖糖流傳出來的照片,這張見都沒見過。”
  
  “糖糖竟然剪了短發,天吶,我一頭長發及腰的糖糖呢?”
  
  “短發也超美的,果然糖糖可以HOLD住所有發型。”
  
  “不化妝才起床的糖糖,美到讓人挪不開眼睛啊。”
  
  “求更多的照片。”
  
  唐沁無語,這樣都證明不了?
  
  于是,她直接錄了一段小視頻,在小視頻里,她對著鏡頭打了個招呼:錦都后援粉絲群的小可愛們,大家好,我是你們的大大可愛糖糖,初來乍到,請多指教。
  
  “不是吧,真的是糖糖本人。”
  
  “天吶,我們群中彩票了。”
  
  “糖糖空降粉絲群啊,啊啊啊啊啊啊……”
  
  “糖糖,糖糖,我愛你啊。”
  
  然后……群卡死了。
  
  唐沁無語的嘆了口氣,怎么想以唐梓汐的身份說句話就這么難呢。
  
  過了好一會兒,群里的氣氛才逐漸的恢復冷靜,唐沁終于可以緩口氣說話了:“大家先安靜一下,我有件事要跟大家說。”
  
  群里的小可愛們果然就安靜了,沒有人再出聲。
  
  唐沁說:“我剛從H市回來,也是剛剛知道你們去接機的事情,我很抱歉,因為某些人惡意誤導,致使大家白白期待了一場,對于那些前去接機的粉絲,我私人方面想要做一些補償。”
  
  “我查看了媒體發布的照片,幾乎每個接機的粉絲在照片中都有被拍到,之后,我會向大家提供我助理的聯系方式,大家提供自己的照片進行核實,如果核實準確,我們會一一發放小禮物以表歉意。”
  
  “禮物包括我本人簽名的海報一份,《鳳冢》的正版原聲大碟一張,以及水墨的春款新品連衣裙一件!以上禮物均由我個人提供,與公司和工作室無關。”
  
  “對于這次的接機事件,我很抱歉,同時也為我自己提了個醒,我會努力讓公司協調,爭取以后把這些程序做到完善、完美。順便也拜托大家,以后有組織的接機,一定要聽從工作室官方微博以及后援會的安排,不可輕信他人之言,避免被人利用,而且,大家要量力而行,盡量不要請假,不要曠工,更不能曠課,我知道你們心里有我,這就足夠了。”
  
  “我會回報給大家更精彩的作品,謝謝大家,再次真誠的說一聲,對不起!”
  
  唐沁說完這些話,群里再次……卡死了。
  
  本來那些去了機場接機沒有見到粉絲的人還心有遺憾,現在,這些人立刻就成了被眾人羨慕的錦鯉。
  
  這三樣禮物,每一樣都舉足輕重,而且還是唐梓汐本人親自準備,其中意義千金難換。
  
  沒過多久,唐沁又迅速制造了幾個熱搜。
  
  “唐梓汐空降粉絲群”
  
  “唐梓汐親自向粉絲道歉。”
  
  唐沁在粉絲群的聊天記錄被轉發,許多媒體盛贊唐梓汐高情商,大智慧。
  
  這一舉動,不僅安撫了那些粉絲,還讓其余支持她的粉絲更加忠心耿耿,同時挽回了路人緣,甚至有很多路人因為這幾段聊天記錄而路轉粉。
  
  而且,她在形中再次替水墨做了一個無聲的廣告。
  
  現在,沒人再說唐梓汐溜粉,相反,唐梓汐一時成了寵粉狂魔的代表。
  
  唐沁放下手機,伸了個懶腰,雖然這件事情暫時解決了,但這個故意引導她的粉絲,試圖挑起爭端的人,她還沒有找出來,不過這對她來說,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只不過,她現在真的很累,很想再睡五百年。
  
  唐沁簡單收拾了一下就下樓去了,劉媽的晚餐還要一會兒才能做好,趁著容熙川沒回來,唐沁偷偷溜到后山去看大黃了。
  
  PS:更新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