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吸血姬的墮落 > 吸血姬的墮落_第286章 呆毛少女_幸運賽車

吸血姬的墮落_第286章 呆毛少女_幸運賽車

    “啊,那只!”牛師傅想起來了,昨天他的確在路上碰見一只橘貓,很可愛的樣子。他抱起來想要用臉蹭蹭它的毛,結果被貓爪子撓得一臉血。
  
      “那不是一般的貓,”牛師傅道,“一般的貓可抓不破我的皮。”
  
      “就是要不一般的才好,”貴婦顯得興致高昂,“你都不知道非人類的存在要進化有多難,我這么多年來也沒找到第二只跟我一樣進化的貓,如果這次這只是真的,我一定要上了它!”
  
      說完,她還舔了舔嘴唇。
  
      狗子的本體是趴在樹上的那只波斯貓,貴婦只是它暫時寄居的傀儡體,是某富商的老婆。
  
      舔舌頭對貓來說算不得什么,但看到一個貴婦做這種動作,牛師傅還是覺得違和感爆棚。
  
      “那我先下車了,”牛師傅還惦記著給教主刷榜,“省得被人看到了還說這個婦人欲求不滿找電工。”
  
      青衣教的人大多混得不錯,唯獨牛師傅處在最底層。他不是沒本事賺錢,只是有一些特殊原因所以不想換工作而已。
  
      ……
  
      與此同時,又一個人來到了醫院。
  
      此時已經開春,天氣逐漸回暖,有些體質好的人甚至已經開始穿單衣了。
  
      但這人卻包裹得嚴嚴實實,就跟害怕被粉絲認出來的明星一樣。
  
      她自然就是西門情了。
  
      由于實在是太過無聊,逼得這條咸魚在家里都呆不下去了,她就盤算著出門搞點事情。
  
      但是以前也只是幼兒園、別墅兩點一線的她對夏空市并沒有那么熟,真出了門卻發現不知道該去哪兒。
  
      “總而言之,先去找呆萌子吧。”她做出了決定,然后坐地鐵來到了醫院。
  
      剛走進醫院,西門情就發現了問題:“咦?怎么有三個在這兒?”
  
      所有的僵尸都和她有感應,所以除非是特地廢力去屏蔽這種感應,不然西門情哪怕沒那個想法,在接近到一定距離之后也會自然發現他們的存在。
  
      她要是主動去搜尋,范圍還可以擴散得更大。
  
      西門情仔細感受了一下,有兩個是她認識的。
  
      “狗子和阿牛,他們倆在這兒干嘛呢?”西門情也沒打算去和他們接觸。
  
      倒是那第三個僵尸引起了她的好奇。一百年前,整個青衣教的僵尸她都認得,現在這個陌生的必然是這百年間新誕生的。
  
      就比如市長家的那個保姆吳媽,她就不認得。
  
      青衣教是以青衣教主為核心而存在的,出現她不知道的僵尸這件事本身就是個問題。
  
      西門情想起大門紫提到過的那件事,這個僵尸的存在很有可能和世界有關。
  
      她很怕見到世界,因為那貨是個病嬌,天曉得會干出什么事情來。但西門情又覺得自己有義務去管好世界,至少弄清楚她的目的。
  
      以世界的性子,要說她搶了大門紫的式神只是覺得好玩,那西門情是一百個不信。
  
      “唔呣,先定一個小目標,把世界抓起來。”西門情正愁不知道怎么搞事情,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倒是為她指明了方向。
  
      總而言之,先和那個陌生的僵尸接觸一下吧。
  
      她循著感應找到了對方,從剛才開始那個僵尸就沒有動過,所以西門情很簡單就找到了目標。
  
      那是一個女孩。
  
      西門情躲在一旁暗中觀察了一下,這大概是一個比金繪媛稍微大一些的女孩,應該是個高中生,又或者是發育比較好的初中生。
  
      她此時正坐在那兒,低頭不知道思考著什么。
  
      西門情看了看,發現這里太陽照不到,于是她摘掉帽子和墨鏡,大風衣也脫下來掛在手上,然后朝著女孩走去。
  
      要是包裹得太嚴實,怎么看怎么可疑,那就沒法和人交流了。
  
      她來到女孩身邊坐下,問道:“怎么了?小妹妹,有心事嗎?”
  
      “啊!?”女孩似乎才發現她的存在,被聲音嚇了一跳。
  
      不過轉身發現是一個眼睛很漂亮、皮膚也很白皙光滑、發質更是柔順到讓人羨慕的大姐姐時,她的警惕心略微放下了一些。
  
      是的,女人一眼就能看出這么多信息,這是天賦。
  
      西門情也借機看清楚她的正臉,很可愛的一個小女孩,而且看起來有些馬虎,因為她里面那件衣服的扣子居然扣錯位了。而且頭發也有些亂,也不知是不是天然卷,腦袋上一撮呆毛尤為顯眼。
  
      她的眼睛有點紅,似乎剛剛哭過。
  
      于是西門情溫柔地問道:“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嗎?告訴姐姐,姐姐說不定可以幫你呢。”
  
      說著,她還拉下了口罩。這叫美人計,無論男女,這張臉都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果不其然,呆毛女孩看到西門情長得這么漂亮,警惕之心就弱了許多。
  
      很輕松地就被套出了話。
  
      女孩名叫李瑾,同學們把她名字反過來當外號,喜歡喊她“錦鯉”。她之所以會來醫院,是因為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被一輛卡車給撞飛了。
  
      是的,卡車。
  
      以李瑾1米6、80斤的體重,直接就像個足球一樣飛了出去。
  
      那個司機當時就肇事逃逸了,只剩李瑾一個人身體扭曲掛在樹上。
  
      但是神奇的是,李瑾并沒有死。過了一陣子之后她醒來了,發現自己渾身是血便連忙回家洗了個澡換了一套衣服,然后準備來醫院看一看。
  
      畢竟以她過往16年人生的常識來說,人被殺就會死。
  
      這么大一輛卡車都把她給撞飛了,出血量還那么大,她怎么想也應該掛了才對。
  
      但是除了有點痛,她居然什么事情也沒有,這就很恐怖了。
  
      平時只顧著埋頭讀書,從來不看小說、漫畫,甚至影視劇都很少看的李瑾完全搞不懂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
  
      她害怕極了,在外面排隊的時候想著想著眼睛就紅了。
  
      西門情也算是知道了她的扣子為什么會錯位,頭發為什么會翹起了。發生了這種事情,的確會沒有心思去注意這些細節。
  
      不過她很清楚,這明顯就是能力覺醒。也就是說,這女孩不是被咬成僵尸的,而是擁有僵尸血脈。
  
      那么……她是哪家的后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