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我不想逆天啊 > 我不想逆天啊_第0190章 我來教你們怎么玩蟲子_幸運賽車

我不想逆天啊_第0190章 我來教你們怎么玩蟲子_幸運賽車

風波流一眼就認出這些人是九蟲幫的。
  
  別問為什么這么確定。
  
  因為衣服已經暴露出來。
  
  九蟲幫的衣服都是統一的,看這些人的服裝,好像是九蟲幫暗殺組成員。
  
  “各位誤會,我們就是路過,怎么可能是各位大人要找的目標呢。”風波流懵了,這又什么鬼情況。
  
  騎馬擦肩而過都能停下來。
  
  還有這交流的話,聽起來感覺怪怪的,感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哪來這么多感覺,都特么的沒事回家睡覺去吧。
  
  “當我們是瞎子嗎?他肩膀上站著的是什么東西?”暗殺組男子的聲音很冷,這帶著面具的家伙真當我們是瞎子嗎?
  
  風波流愣住了,有點呆滯的看著站在林凡肩膀上,轉動九個腦袋的九妖,那迷茫的十八只眼睛好像是在說……干嘛。
  
  他差點怒拍腦袋,哎呀,這都是什么破事,千想萬想竟然將這么重要的家伙給忘記了。
  
  早知道就直接將九妖放進布袋里就沒這么多破事。
  
  林凡笑道:“原來你們不是感覺,我對你們可真的是感覺,那種感覺讓我知道,你們就是我要找的人。”
  
  能別吹嗎?
  
  風波流就想問這一句話,人家身上穿的就是九蟲幫統一服裝,你憑什么感覺啊,還不是靠一雙眼睛看出來的。
  
  “換個地,陪你們玩一玩?”林凡指著遠處的小樹林,有的事情必須到小樹林里才有意思。
  
  他也不等對方同不同意,牽馬朝著森林里走去。
  
  九蟲幫暗殺組的目的就是去調查江城的事情,然后找到九蟲幫的重寶。
  
  現在重寶就在眼前,他們自然不會放過。
  
  林凡的狂妄讓九蟲幫暗殺組成員很是憤怒。
  
  “怒氣點+333。”
  
  “怒氣點+444。”
  
  ……
  
  暗殺組六位高手相互對視一眼:“上……”
  
  他們本以為還要趕路,卻沒想到半路就碰到,倒是好運。
  
  不過他們沒敢大意。
  
  風波流無可奈何:“這暴露的也太快了吧,都還沒到撫州就被九蟲幫暗殺組發現,幸好人不多,但路過的那些百姓,很難說就沒有九蟲幫的人隱藏在其中。”
  
  他們或許不是來找林凡的。
  
  更多是隱藏在尋常百姓中,借此隱藏身份,來打探更多消息。
  
  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是九妖被發現了。
  
  就這么站在肩膀上,還真除了瞎子看不到外,沒人不會看到。
  
  小樹林里靜悄悄。
  
  暗殺組六人跟隨在后面,眼神里充斥著不懷好意之色。
  
  看向林凡他們三人,就如同在看三個沒穿衣服的小姑娘。
  
  仿佛是在說,咱們去小樹林里熱鬧熱鬧。
  
  林凡回頭道:“喂,快點,別墨跡啊。”
  
  暗殺組六人大怒。
  
  這么猖狂的嗎?
  
  當林凡他們剛進入到小樹林里的時候,暗殺組六人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動手了。
  
  “蟲影之手。”
  
  領頭男子低吼一聲,一躍而起,雙臂伸直,袖子里飛出兩條黑色的蟲臂,這些蟲臂都是由蟲子組成,形成手掌的模樣朝著林凡抓來。
  
  黑色蟲臂飛過的地面,草木都逐漸枯萎。
  
  這有劇毒。
  
  “就這么迫不及待嗎?”林凡感嘆,洗點,御蟲術圓滿,站在那里沒動,灰色的內力化作無數絲線將對方身體覆蓋。
  
  就在黑色蟲臂即將席卷到面前時,他伸出手掌,黑色蟲臂猛的停在面前。
  
  “蟲子可不是這么玩的,我來告訴你該怎么玩,才是真正的玩蟲子。”林凡五指緊握,灰色內力猛的灌入到那黑色的蟲臂里。
  
  那些蟲子仿佛品味到極致的美食,開始鼓脹,變的更加猙獰,原本只有一人手臂粗的黑色蟲臂,瞬間膨脹起來。
  
  “怎么會……控制不了了。”領頭男子驚駭,他低吼著,想控制這些蟲子,但這些蟲子沒有任何反應,仿佛已經與他斷絕了聯系。
  
  林凡笑道:“知道為什么控制不了嗎?因為你太弱了。”
  
  “什么?”領頭男子不敢置信,見鬼了,這真的將會了。
  
  林凡高舉手臂,隨后猛的放下:“感受一下你自己的蟲子吧。”
  
  蟲子組成的手臂,直接旋轉,改變方向,速度極快的涌向對方。
  
  “不……”領頭男子想跑,可是他跑不了,瞳孔收縮,那種死亡的氣息籠罩在他身上。
  
  瞬息之間,蟲子手臂直接將男子覆蓋,黑壓壓一片,已經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
  
  “啊!!!!”
  
  慘叫聲爆發,那是絕望的嘶吼聲,只是這聲音實在是太短暫。
  
  蟲子從對方身上掉落,而當所有蟲子都掉落到地上時,只剩下一具發黑的尸骨。
  
  一絲血肉都不沾染。
  
  “林公子,咱們別用《御蟲術》,影響不好。”風波流無奈道。
  
  怎么就不聽話呢。
  
  《御蟲術》的內力是壓制九蟲幫的控蟲之術的。
  
  對方無法掌控蟲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剩余的五位暗殺組成員惶恐的看著林凡,他們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太快了。
  
  實在是太快,根本就沒反應的過來。
  
  他們害怕的退后,有冷汗滴落:“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對方的手段太熟悉。
  
  跟他們九蟲幫的手段很相似,但更為霸道。
  
  剛剛動手的一剎那,他們感覺到用心培養的蟲子竟然有動靜,好像是被對方牽引了似的。
  
  “別害怕,我對你們并無惡意,只是你們九蟲幫老是來找我麻煩,我也沒辦法,只能打死你們,才能安全。”
  
  林凡向前一踏,腳掌落地,灰色的內力如同蟒蛇一般,順著地面,席卷而去。
  
  “走……”
  
  “快走,這些人來路不明,立馬回去告知幫主。”
  
  他們已經知道不敵。
  
  但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就在他們轉身的那一刻,暗藏在他們身上的蟲子造反了,在灰色內力的加持下變的更強,更恐怖,瞬間將他們吞沒。
  
  九頭蟲很興奮。
  
  原本就很猙獰的九個腦袋,看到這一幕時,顯的更為暴躁。
  
  但很快,有手掌落在九頭蟲的腦袋上,慢慢的盤著:“別暴躁,乖乖聽話。”
  
  “哎,我說你砍死他們得了,非得用《御蟲術》干什么,我就一直沒想明白,你是怎么修煉的,沒幾十年的火候,根本做不到你這一步,或者根本就達不到這種地步。”風波流真心想不通,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很驚人。
  
  林凡笑道:“入鄉隨俗而已,他們喜歡玩蟲,我就跟他們玩玩而已。至于怎么修煉的,這問題說來就復雜了,你相信什么叫奇才嗎?就是任何一門功法拿到手,都能瞬間學會?”
  
  “得了,你還是別說,就當我什么都沒問。”風波流擺手,什么也不想問,哪有這樣的人,打死他都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人。
  
  可惜了。
  
  這幾個家伙本可以刷一波怒氣,但沒辦法,還要趕路呢,沒時間跟他們瞎逼逼,只能送他們上天。
  
  風波流道:“忠茂,你趕緊挖坑將這些尸體給埋了,要是被人發現,肯定會看出問題所在,對我們來說,并沒有好處。”
  
  “這些只是九蟲幫的暗殺組而已,還算不上什么,如果真引來強者,對我們沒有半點好處。”
  
  周忠茂看著表哥,他在等表哥同意。
  
  別人跟他說的話,他一般都是當屁放掉,除非表哥說你可以聞一聞,他才會主動的聞一下。
  
  “將他們埋了。”林凡點頭,隨后看向風波流道:“你說的有道理,以我們現在的實力的確干不過九蟲幫,不過我也不急,慢慢來,剛剛早知道就給你留一個活動,你不是想知道九蟲幫到底有沒有脫離蟲谷嘛。”
  
  雖然風波流從來沒有說過蟲谷的情況。
  
  但他感覺蟲谷好像不妙。
  
  就算封谷也不可能連附屬勢力脫離都不管吧。
  
  要么也就兩種可能。
  
  一種就是九蟲幫沒有脫離。
  
  還有一種就是蟲谷遭受重大打擊,應接不暇,根本沒時間管九蟲幫。
  
  在他看來第二種可能性更高。
  
  “先不管這些,我們距離撫州很近了,你必須將九妖藏好,否則只要我們到撫州范圍內,還沒有進城,說不定就引來九蟲幫圍堵。”風波流說道。
  
  他是真沒想到,竟然將這家伙給忘記了。
  
  九蟲幫在找什么,還不是在找這玩意。
  
  竟然還光明正大的放在肩膀上,簡直就是找死。
  
  “嗯。”林凡點頭,的確是需要穩著點。
  
  很快,周忠茂就將這些尸體埋好。
  
  林凡假裝很淡定的騎著馬,慢慢的出了小樹林,對于官道上的百姓們,他面帶笑容的微笑著。
  
  仿佛是在說。
  
  我們沒干什么。
  
  你們別想那么多,真的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至于那幾個人,他們肚子疼,找個隱蔽的地方拉屎去了,不用等他們,他們暫時不會出來的。
  
  林凡他們離開,在小樹林外面,只有六匹駿馬懵神的在那里等候著。
  
  咦!我們的主人怎么還不出來。
  
  在路過河邊的時候,剛好有漁民在捕魚,花點小錢買來裝魚的竹籃,將九頭蟲放進去,蓋上蓋子,從外面看只能看到里面有東西,卻絕對看不出具體是什么。
  
  周忠茂將籃子背在身后,警惕之心達到巔峰。
  
  隨著逐漸靠近撫州。
  
  內心就極其不安起來。
  
  PS:謝謝,這里的名字可以起十二個字,曇云蕓,星空暴熊,白色的是水嗎,幾位大佬的萬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