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兵器大師 > 兵器大師_第一百八十章 共鳴西府趙王_幸運賽車

兵器大師_第一百八十章 共鳴西府趙王_幸運賽車

    “亦哥,那我上去了,老馬,你開車要小心一些!”
  
      小區路燈下,女子出了車門,回頭對著轎車內的兩人揮手告別,又和門衛打了聲招呼,拉著行李走進單元樓。
  
      從機場接到小瑜回來,夏亦將她送到樓下,倆人在溫存了過后,便目送著對方輕快的跑上樓去。
  
      升上車窗。
  
      夏亦只說了聲:“回去。”揉著眉心,靠在座背,陷入思緒里。
  
      其實這一天里,他心里并不是很舒暢,見了楊森泰后,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圈套,對方讓他得到程廣恩的產業,根本就是讓他心里有牽掛,做事也會變得躡手躡腳。
  
      這樣一來,自己多少會變得安分至少面對通勤局上面,會收斂一點。
  
      “這就是那個老狐貍的想法?不過還真讓他得逞了。”
  
      閉著眼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至于犬女那邊,他倒是放心的,跟著隊伍走,加上她的危險感知,就算遇上難以應付的事,總能逃出來
  
      “老板到家了!”
  
      門外陡然響起馬邦的聲音,將闔眼的夏亦從思緒里拉了回來,打開車門,不知不覺中已經回到別墅車庫內,走進客廳,除了紅黃綠三人還守在那里,其余人早已睡了。
  
      他讓馬邦也回房睡覺,又揮散了那邊值夜的三人后,并未上樓,而是徑直去了一樓的練功房,這里原本用來收集、珍藏古董書畫的,但夏亦沒那個還好,將這里徹底改成練功和兵器的儲藏室。
  
      打開特制的房門,脫了鞋襪,裸著腳踩上木地板,四周墻壁,掛著之前路明非送來的那車兵器,青龍偃月、方天畫戟、裂目虎頭槍這種長兵則橫放在架子上,正中側面的墻角,則是專門打造的鐵架,上面放著的是擂鼓甕金錘。
  
      指尖拂過帶有弧度的錘身。
  
      “我與從小就練武的武者不同,自身沒有那么長時間的淬煉,和其他異能者不同,我卻有著武者該有的一切”
  
      指尖離開冰涼,伸手解開了襯衣的紐扣,下端拉出皮帶,唰的一扯,白色的襯衣飛到半空,掛在一柄唐橫刀的刀柄上。
  
      曾經原本干瘦修長的身軀,再得到紅石增幅之后,愈發健壯,動作之間,能見到皮下的肌肉在扭動,同時,后背兩胛的青龍、畫戟刺青仿佛都跟著在揮舞。
  
      “這是老天賜給我的天賦啊。”
  
      雙臂緩緩往左右抬起、拉伸,手掌猛的握拳。
  
      嗡嗡嗡嗡
  
      叮叮當當
  
      全是金鐵晃動磕響的聲音,掛在墻上的一柄柄兵器在掛件上顫抖,而青龍刀和方天畫戟最為劇烈,仿佛在那手指曲成拳頭的瞬間,都要飛了出來。
  
      下一秒。
  
      嘭!!
  
      鐵架上,擂鼓甕金錘翻滾著落了下來,厚實的木地板被砸出一個小坑,斷裂的木屑濺在四周。
  
      “浪費了太多時間。”
  
      之前與御洗池前一戰,利用擂鼓甕金錘的共鳴,將自己提升到了四階,但這并不完全,加上提升一系列的事情,讓他無法繼續,甚至差點忘記。
  
      若非那天突發奇想對著大地試試共鳴,否則還真會將最后一步給遺忘了。
  
      “若是越往后的提升階位,那我是不是真的可以與大地共鳴,將土地作為兵器?”他垂下視線,看著張開的雙手。
  
      “那天空和海洋呢?”
  
      “應該會是很久遠的事了吧!”他輕笑了一聲,彎腰,握住了地上的錘柄,一股涼意傳入溫熱的手心時,原本沉重的錘身漸漸顫抖起來。
  
      陡然一股刺痛扎入夏亦掌心,順著手臂竄入身體里,他看不見的皮肉之下,密布全身血管內的紅色細小顆粒,就像被打了一針興奮劑般,迅速游動,爭先恐后的與傳入身體的涼意結合、吸收。
  
      夏亦站在原地,渾身上下,青筋、血管暴突,白皙的肌肉都在蠕動,然后拉緊、松開,再次收縮拉緊,就像不斷的在自我鍛煉一邊,變得愈發結實。
  
      大量的汗水密布,下身的褲子都被浸透,透過燈光的反射,還能看到夏亦映出油脂的反光,油亮亮的一片。
  
      后背,畫戟和青龍刀刺青交叉的下方背脊,漸漸出現了擂鼓甕金錘的輪廓,顯形的刺青占據碩大的一塊地方,甚至從側面都能清晰的看到。
  
      深夜時分,整棟別墅其他人都睡著了,沒人會注意到這處練功房里的變化。
  
      良久,積攢汗水的地板上,身影無力的跪了下來,雙手撐著地板大口大口的喘氣,能見汗珠從頭發捎滴落下去,發出常人無法聽見的啪的一聲。
  
      轟
  
      一聲沉悶的撞擊,拳頭壓在地板,光潔帶有汗漬的板面被硬生生打碎,夏亦看著拳頭站起身。
  
      “果然隨著階位的提升和兵器的共鳴,身體素質也愈發強壯,而且身體強度越高,力量也跟著逐步增大。”
  
      剛剛那一拳,是他在沒有戴手套的情況下砸出的,若是手里拿有兵器,那兵器所帶的能力也都隨他力量增強而增強。
  
      再加上右眼紅石的增幅,應該能與六階的異能者對抗了吧。
  
      “也不知道有沒有六階”
  
      夏亦揮手,將擂鼓甕金錘回到兵器架上,走出練功房,去到樓上。
  
      回到臥室,在衛生間里將身上的汗漬和油漬洗去,水霧彌漫里,他對著鏡子,看到的是身體發生的變化。
  
      曾經看起來有些瘦弱的身軀,現在動作間,都能感受到隆起的肌肉帶來的力量感,另一個方面來講,身體的受到傷害也會隨之減小不少。
  
      “將來會不會變成魔鬼筋肉人?”一想到電影里那些健美先生,將身體練成肉疙瘩的模樣,讓夏亦感到一陣惡寒。
  
      收拾心情后,他準離開浴室時,因為陡然增加的力量,還沒適應,直接洗漱池給按的碎裂,直接將整塊掰成了三半。
  
      “看來還要先適應一段時間才行”
  
      這種情況要是和江瑜在一起,情侶之間做點親密的事很正常,但是以現在還沒適應的力量去親熱,恐怕會出人命的。
  
      此后的兩天里,他只是隔著電話與江瑜聊聊天,或者讓馬邦載著他到下面各個公司、工廠巡查一番,回來后,繼續帶著練功房,熟悉每一件兵器,即便是普通的武器,他也想試試能否從上面得到更多的共鳴。
  
      大年三十的前夕。
  
      一大早待在練功房里的夏亦,聽到敲門聲,揮舞著方天畫戟說了句:“進來!”
  
      門扇打開,周錦邁著高跟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封大紅色的邀請函,“老板,是交河市商會發來的,說是邀請你今晚去參加市內的商會活動。”
  
      “商會活動?”
  
      嗡
  
      畫戟揮斬,砍斷一個木人的手臂,夏亦停下來,隨手一扔,長兵翻飛著,自動落到兵器架上,他帶著汗水伸手從女人手里接過那封邀請函。
  
      周錦拿著毛巾,替他擦去身上的汗漬,紅唇勾起:“這是上流社會的聚會吧?咱們算不算擠進這里面了?”
  
      “你想去?”
  
      女人停下手,雙臂搭在夏亦寬厚的肩膀上,紅唇對著他耳邊輕輕吞吐:“當然想去。”
  
      “好,今晚你陪我去,有合身的衣服嗎?”
  
      “沒有,我現在就去買”周錦第一次像個小女生樣,臉上露出些許激動,一下將夏亦抱了一個滿懷,卻是不敢親下去,然后轉身跑去樓上,像是準備晚禮服去了。
  
      聞著還殘留有香水的味道。
  
      夏亦看著手里的邀請函,扔到了一邊:“時間還早,再練幾遍吧。”
  
      伸手。
  
      “這次誰來”
  
      周圍兵器嗡嗡嗡顫抖,發出響應的嗡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