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詭秘迷宮 > 詭秘迷宮_第四百三十四章 短發_幸運賽車

詭秘迷宮_第四百三十四章 短發_幸運賽車

“喂,托尼,對,是我,你現在忙嗎?不是我要做造型,是我哥哥的一個實習律師,她沒有地方住,想要來我們家住,可是你知道我對形象的要求非常高,真的接受不了她的品位,不不,衣服的問題,我已經幫她解決了,到時候直接洗個澡讓她穿我的。”
  
  網紅女嘉賓在幫著史悅聯系著自己的造型師,這讓史悅開心不已,她不清楚住在這里,原來還有這個操作,要是早知道的話,她就不逛街了,直接在門口蹲著等著。
  
  “你現在門口等著,等下托尼就來,他是我的造型師,我從前有一個,但是覺得他做的不好,這個是無意中發現的,我想著進一家特別便宜的小店,新開業的,還有優惠大酬賓,因為自己顏值也可以撐起任何發型嘛,可他給我弄完之后,我知道就是我要的。”
  
  網紅女嘉賓一個勁兒的表揚著她的造型師,而等的越久,史悅越是激動的不行,終于,遠遠的,史悅和網紅女嘉賓看見一個背著斜跨流蘇包的男人。
  
  “托尼,你頭發染成綠的啦?今年就是流行這種。”
  
  “對啊,要想生活過得去,身上就要帶店綠,哎?這位小姐我見過……”
  
  史悅看見眼前的造型師托尼,覺得很是時髦,自己也學著跟他打招呼的模樣,但是她不覺得認識托尼。
  
  “你不記得我了?從前我在理發店的外面,那時候我還是洗剪吹小哥,你和一個女孩來過我店里,不過你那時暈乎乎的,一覺醒來又一直在哭,所以沒想起來我,也算是正常。”
  
  “托尼,好久不見,你又變得洋氣了,最近有什么潮流的東西,可以跟我分享呀,我剛殺青了一部戲,你看我都土成啥樣了,所以戲不能亂接,要是弄一個成天把自己打扮的跟一個傻子一樣的戲,那我估計演員都得瘋。”
  
  “我聽說了,怎么會讓你演一個村姑呢?那部戲是不是給的錢很多。”
  
  “多什么多呀,我從網絡走向電視熒幕沒有那么容易,這都是好不容易求制片人才行呢,不過制片人是我的粉絲,這一點,我就打敗了小豆丁,她一開始甘愿做我的配角,可后來紙片人給她加戲很多,說她演的好,看樣子,這回我脫離網絡又沒戲了。”
  
  “你已經是眾多男生心目中的宅男女神了,是你讓我離開洗剪吹小哥的稱呼,搖身一變,變成了你的專屬造型師,我還想著,最近你怎么不找我幫你做造型了,還在想是不是上次劉海剪的不好呢。”
  
  “可以可以,剛好我演一個土的掉渣的村姑,正合適,托尼,還是你會說話,既然你認識她,那就好弄了,不過你說上次她因為你給她剪的頭發哭了?真的假的?”
  
  “真的,我這個人哪都好,就是劉海剪不好,但是你看她這臉,我其實很想把她的后腦勺給剔出來,作為臉,然后前面用頭發遮起來,所以,我應該對她說實話,要是不行的話,她還是去整整容吧,光靠我們造型師,有時也幫不上她太多的忙。”
  
  托尼跟網紅女
  
  嘉賓小聲的嘟囔著,“要不然你就給她剪個短發,那樣四周都可以遮遮臉,說不定,也能湊合看吧,你瞅瞅她現在,我都擔心這頭發里能不能有虱子。”
  
  “要是短發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短發比長發更難打理,要每天都整理才行,要不然頭發跟雞窩也沒什么兩樣,你能忍受她在你們家這個造型的話,我就給她弄。”
  
  “哎!”網紅女嘉賓聽見造型師托尼的話后,深深的嘆了一聲長氣,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屋子,真的不想讓史悅就這樣進入到自己的屋內,也不想讓她這個造型穿上自己不要的衣服。
  
  “再怎么樣,我也算是一個小明星,她就算是家里的保姆,也應該弄得干凈點吧,我擔心狗仔拍到,雖然最近我的新聞全都是圍繞著我們家峰峰……”
  
  “我也聽說了,你跟那位律師牽手成功后,發展的怎么樣了?”
  
  “別提了,他總是對我冷冰冰,我都不清楚,他是不是在耍我,會不會他是被逼上的那節目呀?”
  
  造型師托尼的眼神開始放空,然后呆呆的嘟囔著,“我要是他就好了,居然能跟你這樣的女孩牽手,你說什么?”
  
  “沒什么,我是說要是給這位小姐剪一個短發估計也會挺清爽的,只不過我就要每天都過來你這里了,你不會嫌煩吧?”
  
  “當然不會了,托尼,你在說什么呢,只要讓我身邊的人都能別給我太丟人,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像我哥不就是你給他設計的,你知道他現在的助理全是小女孩,還有一些女當事人都爭著搶著找我哥,但是對方的一些什么男當事人,就會來找我哥麻煩。”
  
  網紅女嘉賓說完之后,造型師托尼很是高興,要不是身上的斜挎包,他真的很想要跳起來,腳瞬間離開地面的感覺,是他從事造型事業做喜歡做的事情。
  
  也正因此,史悅的劉海,上次被他剪成了狗啃的樣子,其實,是因為他在美琳不注意時,會雙腳向上抬起,那是他自己鼓勵自己,幸運又幸福的方式。
  
  “小姐,我這帶的工具,不能燙卷發,再說了,那種不適合你,短發會讓人看上去很干練,對于你這樣的實習律師再合適不過了。”
  
  事實上,造型師托尼并沒有聽從網紅女嘉賓的話,沒有想要給史悅燙發,因為造型師托尼知道燙發一年只能弄兩次,但是短發卻能弄很多次,所以幫著自己鋪墊著很多內容,直到拋磚引玉成了,自己就是那塊玉。
  
  也就是說,最后,他讓自己成功進駐到了網紅女嘉賓家的旁邊,本來造型師托尼想著的是,給網紅女嘉賓剪一個短發,這樣的話,她就可以沒有太多男生稱她為女神,而自己也可以爭取多一些時間接觸她,但是沒想到史悅的出現,讓他一箭雙雕。
  
  因為他很喜歡長發的姑娘,想了很久,也沒有下定決心用什么方式說服網紅女嘉賓剪短發,但是令造型師托尼更意想不到的是,說服史悅的工作,更加的繁重。
  
  “小姐,聽我的,你可以試一下
  
  ,弄完之后真的很好看,堪比整容,”
  
  史悅依舊一步一步的遠離著造型師托尼的剪刀,“不不,不不。”
  
  “我保證,就給你剪一點,讓你看好不好,不會像上次那樣一下子將你的劉海剪那么多,我這回肯定不動你的劉海,你看這樣行不行?”
  
  史悅用手向下拽了拽自己額頭前面的頭發,確實已經擋到了眼睛上,史悅清楚,這讓她看起來很邋遢,但是頭發是史悅最喜歡的東西,她覺得那是一個女孩最應該擁有的,黑色瀑布一樣的頭發,是她非常想要的。
  
  可是,史悅的頭發卻始終長不長,史悅也看了很多消息,還有說替光頭可以讓頭發長的更快更好,其中,說的最多的是,剪成了短發,就可以讓女孩的頭發更濃密。
  
  史悅輕信了這些謠言,卻不知道這些謠言,真是眼前的這個造型師托尼在網上發布的,一開始的初衷只是為了讓理發店的生意更加的好。
  
  但是現在,他的想法,是讓史悅成為一個短發的姑娘,這樣,就需要經常打理,那么,他就可以多接觸網紅女嘉賓多一點。
  
  “你要是不剪的話,就別想穿我的那些漂亮衣服,不過話又說回來,那些也不適合你穿,都是禮服。”
  
  史悅聽見網紅女嘉賓在一旁,好像很想收回剛才要送給史悅舊衣服的事情,史悅趕緊坐到了造型師托尼老師帶的折疊小板凳上。
  
  “小姐,你真的想好了,你知道我這一剪子下去的話,你就沒有反悔的可能性了。”
  
  史悅聽著造型師托尼的話,突然決定不想剪了,但是她站起來的一瞬間,她的黃毛頭發已然落地。
  
  造型師托尼深呼了一口氣,感嘆著自己下手的迅速,其實,他并不是征求史悅的意見,僅僅是通知她一聲。
  
  一個晚上,史悅的眼睛都已經哭腫了,模模糊糊的看著地上堆著一地自己選的衣服,那些都是網紅女嘉賓不喜歡的連衣裙,但是每一個對于史悅看來全都是女神的新裝。
  
  史悅努力的讓自己盡快入睡,因為明天她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第二天一大早,繁華便和美琳去到了醫院。
  
  “美琳小姐,你很緊張嗎?你的手在出汗。”繁華的胳膊上面全是被美琳抓的汗跡。
  
  美琳注意到后,趕快縮回了自己的手,“你碰我干嗎?”
  
  “美琳小姐,是你剛才主動抓我的手,不是我……”
  
  “別說了,等結果,剛才扎的疼死了,幸虧傻子沒在,看見這么多血被抽走,她一定會暈倒。”
  
  美琳不知道的是,史悅在昨天得知今天繁華和美琳要來做dna的事情,忍不住前來,不料,被美琳和繁華抽的一管一管的血嚇到,當時就暈了過去。
  
  “小姐,您沒事吧?”
  
  “沒沒,暈,暈血血。”
  
  “我好像聽到傻子的聲音了。”美琳朝著后方看去,果然看見穿著超長連衣裙的史悅,剛剛從椅子上坐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