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買宋 > 買宋_第七十三章 順手牽羊意外喜_幸運賽車

買宋_第七十三章 順手牽羊意外喜_幸運賽車

    “放心吧,最多明日,我便設法解決了那老厭物,給你我出氣,讓他再也告不成我們了。”
  
      鄭家茶樓上,李小魚和展昭兩人是借著夜色的掩映,躲在房檐下的陰影里,透過窗戶悄悄的往屋內觀瞧,聽得那鄭新夫婦如此說后,俱是氣憤不已。
  
      只見一身俠義精神的展昭是咬牙低罵道。
  
      “該死,這對狗男女,還真是不要臉啊,忘恩負義,鳩占鵲巢不說,竟然還不罷休,還想使壞對付周老伯,咱們要不給他點厲害嘗嘗,都對不起公理二字。”
  
      李小魚也是點頭道。
  
      “沒錯,是該給他們點厲害嘗嘗,讓他們知道,這世上還是有的公理的,畢竟這俗話說得好,天理循環,報應昭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咱們今天正好可以擔當一下正義的化身,好好的收拾一下他們!”
  
      “嗯,王華兄弟,你說的就是,就該讓惡人經受應有的懲罰,才能顯出這世上的公道。”
  
      極度贊賞的點了點頭,就見展昭是再次朝他問道。
  
      “那王華兄弟,你打算怎么做,哥哥全都支持你,一定要給這對狗男女一個教訓,替周老伯出出氣。”
  
      聞言,想了想,就見李小魚是嘿嘿一笑道。
  
      “嘿嘿,展大哥,倒也簡單,咱們分頭行動,一石二鳥,你去想辦法把這對狗男女給引開,而我則去順手牽羊,把他們賺的銀子給摸過來,順便再嚇唬他們一下。”
  
      展昭聽得李小魚這么說,也是連連點頭道。
  
      “好好好,王華兄弟,咱們就這么辦,你瞧我的吧。”
  
      說著,便見展昭是直接翻身一躍,如同一只矯健的夜貓般,無聲無息的就來在了樓下,要想辦法把鄭新夫婦給從樓上引下來,方便李小魚行事。
  
      而此時,那屋內,鄭新惹得自己這媳婦生氣后,也是叫苦不迭,不住的在一旁認錯求饒,求她別哭,同時又急忙叫丫鬟燙酒來,要與她敬酒賠罪。
  
      這樣一連番的認錯求饒,那婦人這才止住了哭聲,是坐在那生著悶氣,等著他敬酒賠罪。
  
      而那小丫鬟奉命燙酒,才剛剛走到下樓,便聽得她是“哎喲”一聲驚叫,然后又急忙轉身跑上樓來,是張口結舌,驚慌失措。
  
      那鄭新一見,是沒好氣的喝道。
  
      “哼,小翠,你這是怎么了,不是叫你去燙壺酒嗎,這樣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便見那小翠是氣喘吁吁,手忙腳亂的說道。
  
      “老……老爺,了……了不得了,樓……樓底下著……著火了……”
  
      不消說,這一把火,自然是率先溜下樓去的展昭放的,為的就是引開這鄭新夫婦。
  
      也果然,聽得這小丫鬟如此說,當即,那鄭新夫婦就是慌了神,連忙道。
  
      “哎呀,那你個傻丫頭還愣著什么,趕快去救火啊,走走走,別耽擱了,這要是真一把火燒起來的話,咱們這茶樓可就毀了啊!”
  
      一邊焦急的說著,這夫婦二人也是一邊焦急的往樓下跑,要去救火,
  
      而房檐上的李小魚見狀,也是不由心中暗喜,沒想到這展昭這么有辦法,如此輕松就把這兩人給引開了,真好。
  
      于是他也準備動手了,要去施展自己那順手牽羊的妙手神通。
  
      也正在他要動手時,放完火的展昭是再次墊步擰腰的一扭身來在了二樓的房檐上,對著李小魚說道。
  
      “嘿嘿,王華兄弟,搞定了,我一把火把那兩個狗男女全都引下去了啊!”
  
      李小魚是笑著稱贊道。
  
      “干得好展大哥,接下來你就瞧我的吧。”
  
      “行,兄弟,小心些,我在這給你把風。”
  
      “嗯,我知道,你就瞧好吧。”
  
      說著,便見李小魚是腳尖輕點,幾個掠步,就是無聲無息的來在了二樓那鄭新夫婦臥房的窗外,
  
      然后直接貓腰而進,因為之前已經在窗戶外瞧了個真著,知曉他們把銀子藏在什么地方。
  
      所以李小魚根本不用翻找,直接是來在了墻角,伸手一按,打開了一處機關,露出了墻壁上的一個暗格,里面果然裝著一封封的銀子。
  
      見此,心中竊喜之下,他是手腳不停,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把銀子一封一封的就往懷里揣。
  
      也好在這鄭新今天是把茶樓大部分的收入都換成了銀子,不然,要全都是銅錢的話,至少得有上千斤重,他根本就拿不動,別想這么輕易的將它給順走。
  
      ………………
  
      而李小魚在屋內喜滋滋的順手牽羊同時,展昭則是在外面替他把風,是一直看到,他一共往懷中揣了九次,這才將暗格關上,機關復原,是不由納悶道。
  
      “咦,這是怎么回事,我先前看那銀子不是只有八封么,小王爺怎么揣了九次,那多出來的一包是什么?”
  
      正在他暗自納悶間,忽然,是聽得那樓梯處一陣亂響,然后有人是一邊走一邊慶幸的說道。
  
      “呼~~好險好險,當家的,還好這只是一把小火,三兩下就撲滅了,不然這要真燃了起來,那可就不得了啊。”
  
      “是啊,也不知是哪個該死的伙計干的,火燭亂放,這么不小心,等明天我查出來,絕饒不了他”
  
      不消說,這說話之人正是那鄭新夫婦,直接他們已是三兩下就撲滅了樓下意外燃起來的火焰,同著那小丫鬟重新上樓來了。
  
      見此,展昭也是大急,因為剛才去樓下放火時,時間匆忙,他只是隨意放了一把火,并不如何厲害,沒想到這三人竟然這么快就撲滅了,重新上樓,這可如何是好啊。
  
      因為這個時節上去的話,小王爺非得被抓個正著不可。
  
      一時間,他是焦急無比,有心想要想個辦法補救,可倉促之間,也沒有別的辦法可想,更不敢大聲提醒,因為這樣會更加加快小王爺是暴露速度,得不償失,只能是在那暗暗著急。
  
      也正在他暗自焦急間,忽然,是覺得眼前一黑,詫異之下,急忙仔細一看,發現那屋內的油燈已經被吹滅了。
  
      見此,他又是不由復而轉喜,暗暗稱妙。
  
      原來是屋內的李小魚也聽得了外面有人上樓的聲音,焦急之下,左右一望,看見了桌上的燈燭后,不由急中生智,直接跑過去將它給吹滅了,讓得屋內瞬間變的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著。
  
      那上樓來的鄭新夫婦一見,也是不由差異道。
  
      “誒,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樓上的燈也滅了,小翠,你這死丫頭,你該不會又把蠟頭兒吹了,燈籠也忘了拿上來吧,這還得下樓取火去,真是的。”
  
      “我沒有啊奶奶,我記得我走時蠟燭還亮的好好的呢。”
  
      “那這是怎么回事,難不成是風吹滅的?”
  
      兩人奇怪之下,是讓小丫鬟急忙下樓去拿燈籠,自己則率先推門一看,可深更半夜黑燈瞎火的,什么也瞧不真著。
  
      展昭是在房檐上聽得明明白白,暗喜道。
  
      “嘿嘿,小王爺還真是靈機啊,竟然借著滅燈就走了,的確足智多謀,不同凡響。”
  
      也正在他嘀咕著呢,悄然翻身而出的李小魚也是來在了他的身旁,笑嘻嘻的說道。
  
      “嘿嘿,展大哥,你在嘀咕些什么呢,你看,銀子已經到手了,真的是好險啊,差點就被他們被發現,還好小爺我機靈,使了一招夜遁之術,不然可就懸了。”
  
      展昭也是連連點頭道。
  
      “是是是,小王……不是,王華兄弟你還真是厲害,哥哥我佩服,對了,我剛才看不是只有八封銀子嗎,你卻揣了九包東西在身上,那多出的一包是什么?”
  
      聞言,李小魚也是搖了搖頭道。
  
      “我也不清楚,只是看放在那暗格里面,就順手拿出來了,想來也應該是什么好東西吧,不然那家伙也不會如此珍重其事的藏著,咱們回去再看吧。”
  
      “嗯,也好,那咱們就走吧。”
  
      說著,兩人正要走,忽然,又是聽得那小丫鬟已經下樓把火把給取來了,那鄭新是拿著火把狐疑的在屋內一看,發現墻角的暗格好像有被人動過的痕跡。
  
      心驚之下,是急忙拿著火把走過去打開一看,發現里面的銀子竟然一封也沒有了,包括其他的東西,是一根毛都沒剩下,當即就是慌了神,又氣又怒的大吼道。
  
      “哎呀不好,咱們這是遭了賊了。”
  
      他那妻子也是連忙趕過來問道。
  
      “什么?那咱們的銀子呢?”
  
      “還有個屁的銀子啊,你自己看看,都不見了,連根毛都沒留下,而且,連咱們的房契地契連同賬本都偷走了,真是天殺的啊!”
  
      “啊,怎么會這樣啊,這么說,咱家是一兩銀子都沒有了嗎?”
  
      “呸,銀子不重要,關鍵是房契地契還有賬本,那賬本上可是記著我向那縣官行賄受賄的證據啊,這要是被有心人得到的話,傳出去,老子可就死定!”
  
      “哎呀,那可如何是好啊。”
  
      “還能怎么辦,快找快找,他一定沒走遠,決不能讓他溜了,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
  
      “誒……”
  
      說著,便見他夫妻二人帶著那小丫鬟是急的在茶樓里到處尋找,可哪里還找得到啊,只能是暗暗焦急,不住咒罵。
  
      而李小魚和展昭兩人在房檐上一聽,沒想到他多順出來的那一包物件里面竟然裝著這些東西,也是不由大喜,心想這下可好,也許都不用他們出手,僅憑這幾樣東西就能讓這鄭新吃不了兜著走了啊,哈哈。
  
      這樣暢快的想著,就見展昭也是大喜的說道。
  
      “哈哈,王華兄弟,現在可好,沒想到咱們把這鄭新行賄受賄的證據也給順出來了,這樣一來,他可就死定了啊。”
  
      李小魚也是笑著點頭道。
  
      “沒錯沒錯,有了這東西,不僅是這鄭新,就連那仙源縣官,恐怕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嘿嘿,就是就是,王華兄弟,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要知道我現在在包大人手下做事,而包大人可是最恨這些貪贓枉法,收賄受賄的狗官了,只要讓他知道,就絕對沒這狗官的好果子吃。”
  
      “那行,咱們就走吧,先回去。”
  
      “嗯,好。”
  
      說著,兩人便不再耽擱,火速離開了這里,也沒有回展昭在城里租的客棧,而是跟著李小魚他們來在了城外碼頭邊的小客店,畢竟魯達賈斯文他們還在這里等著他呢,再不回去的話,還不知道他們會急成什么樣子。
  
      而回到小客店里,也果然,賈斯文他們都還沒睡,正焦急的等在屋內,不停的走來走去,心想李小魚怎么還沒回來,不會真出什么事了吧,正琢磨著要去找他了呢。
  
      此刻,見到李小魚終于回來后,也是不由大喜,全都迎上前來又驚又喜的說道。
  
      “呀,王華,你終于回來了啊,到底干什么去了,害的我們等了你這么老半天。”
  
      “就是就是,你知不知道,都快急死我們了,還以為你出什么事了呢,都打算殺上門去找你了。”
  
      聞言,見到他們這樣說,又歡喜又焦急的樣子,李小魚也是笑著罷手道。
  
      “哈哈,大家不必擔心,我沒事的,很好,而且不僅很好,這次去還大有收獲啊。”
  
      “是嗎?”
  
      幾人聽得他歡喜的這樣說,都是不禁一愣,然后愈加好奇的看著他問道。
  
      “王華,你這一趟到底有什么收獲啊,瞧把你給高興的。”
  
      “就是,快說出來,讓我們大家伙也高興高興。”
  
      “誒,這位是?”
  
      “他不是我們今天救那周老伯時碰到的那個家伙嗎,怎么也在這里?”
  
      “就是王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跟我們說說,都快把我們給搞糊涂了。”
  
      說著,幾人又是看見了李小魚身后的展昭,更加懵逼問道,迫切的想搞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李小魚見狀,也是得意的點頭笑道。
  
      “哈哈,好好好,大家別著急,先聽我說,這位呢,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新進四品帶刀護衛,皇帝陛下欽封‘御貓’的南俠展昭,可有名氣了,你們大家快認識一下吧。”
  
      展昭聽李小魚介紹起自己,也是趕忙笑著抱拳朝著眾人拱了拱手道。
  
      “哈哈,展某不才,很高興認識各位。”
  
      “什么?”
  
      聞言,聽李小魚這么說,魯達賈斯文等所有人都是瞬間一驚,感覺難以置信,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南俠展昭竟然這么輕易就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這也太科幻了吧。
  
      所以幾人都是不敢相信的指著展昭驚呼道。
  
      “什么,你就是南俠展昭?”
  
      “皇帝陛下欽封的‘御貓’?”
  
      “怎么可能!”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對了,你會學貓叫嗎?”
  
      展昭:“……”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