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幸運賽車 > 校園天才少年 > 校園天才少年_第一百二十二章 小飛受傷_幸運賽車

校園天才少年_第一百二十二章 小飛受傷_幸運賽車


  “小辰,你怎么提前回來了?”
  “因為想倩云姐你了,所以就回來了。”
  明知這是一句玩笑話,趙倩云聽了心里還是非常受用,只見她甜甜的笑道:“貧嘴,放以前我可是你的老師,調戲老師是要受懲罰的。”
  趙倩云是那種一顰一笑都美到骨子里的人,林辰不禁又看呆了。
  趙倩云對自己的相貌有著絕對的自信,如果是別人這樣盯著她看,趙倩云肯定是不樂意的。
  見林辰看著自己在發呆,趙倩云既好笑又開心,臉頰也有些微微變紅。
  “咳…”
  趙倩云輕咳了兩聲,反應過來的林辰老臉一紅:“呵呵…事情辦完了,就提前回來了。”
  趙老師實在太美了,不能盯著她看,不然很容易身陷她猶如天使的笑容中不能自拔。
  “伯父伯母身體都還好吧!”
  “挺好的。對了,這個給你。”
  林辰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銀行卡放在趙倩云的辦公桌上。
  “現在公司有錢,我又向銀行貸款了500萬,而且公司這個月底就可以出貨了,資金基本上運轉的過來,你還給我錢干嘛?”
  “倩云姐,你看到周圍數以萬畝的荒地了嗎?”
  “嗯。”趙倩云點點頭沒說話,他知道林辰接下來會有更重要的事情講。
  “我想把這些荒地全部租下來建廠房,這卡里有一億美金。”
  一億美金!這可把趙倩嚇了一大跳,一億美金相當于6億多華夏幣,林辰從哪里弄來這么多錢。
  雖然不知道這些錢林辰是怎么來的,但趙倩云卻無比相信他的為人,這些錢絕對不是干壞事得來的。
  “這錢你是從哪兒來的?”
  “倩云姐,我是向碧桂坊的楊總借的,我答應她兩年之內還清,如不然我就為她打工一輩子。”
  林辰還是決定說個謊話,這個謊話曾經也對張小春他們說過。
  “你怎么能這樣,你這不是如同在簽賣身契嗎?假如兩年不能如期歸還,那…不行,我不答應,你把錢退還給她。”
  對林辰設計的鞋子趙倩云有絕對的自信,只要上市必定能大火,可是兩年還一億美金,趙倩云有些不敢賭。
  “倩云姐,你放心,我有自信,我對你也有信心。我要把我們的公司做強做大,做出全世界最大的制鞋廠業鏈,把鞋子賣到全世界去,賺外國人的錢。將來我要在全華夏投分廠,讓所有的窮苦百姓都來我們的公司上班,我要我們的公司的流動率是零,我要用最豐富的報酬回報給員工,我要讓他們覺得我們的公司就是一個溫暖的家。”
  林辰的雄心壯志讓趙倩云很感動,她不禁動容的說道:“好,我答應你。就算不能成功,輸了我陪你一起去碧桂坊打工。”
  “倩云姐,謝謝你!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我相信,就你的設計鞋子必能紅透世界,明天我就開始著手這件事。”
  “租地的事交給我和小春他們,新廠房就由我來設計,這段時間你太辛苦了,就好好休息一下。”
  林辰今天還沒來的及回學校,一下飛機就直奔公司去了。
  今天是禮拜五,下午上完課同學們就放假了,每逢這個時候大學城就是一副熱鬧非凡,人山人海的場面。離家近的同學大都在等公交車準備回家,有的則是是父母開車過來接的。沒回家的三五成群走在大學城里閑逛,這個年紀又正是談戀愛的好時機。大學城里校園內外,男男女女手牽著手,你濃我濃好不甜蜜,甚至有些人在比轉黑暗的地方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從進入大學城再到東海大學至少得有五至六公里,林辰開車進入大學城天色早已經變黑,行至半路的時候,見一個空曠的地方圍滿了人。
  林辰不是一個喜歡看熱鬧的人,正打算直接離開,可他卻聽到了一個熟悉聲音從人群中傳來,聲音似乎還很悲憤。
  “走開,走開…”
  只見一個年輕的的小伙子雙手雙腳鮮血淋漓,似乎是被人打斷的,他用身子在挪動著身體往前爬行。他的眼里充滿了憤怒,有不甘和懊悔的神情。
  把車停在路邊,林辰走進人群一看,發現在地上爬行的這個人就是跟自己交過手的小飛,也就是王子申的打手。
  他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以他的身手不至于被人打成這樣吧!而且他還身懷氣功,難不成遇到氣勁高手了。
  這世界上的氣勁高手少之又少,他怎么得罪了這樣的高手。
  林辰開啟透視眼發現小飛的雙手雙腳已經全部粉碎,經脈也被挑斷,就是去了醫院也很難再治好。
  這個人是誰啊!下手如此狠毒。
  林辰不是圣人,不是什么事他都要管,但誰叫自己遇見了呢?再說他對小飛的印象不錯。雖然他曾經想要對付自己,可林辰從他的眼神發現了不一樣的東西。
  小飛這個傷勢醫院確實很難治愈,就算治好也不能再用武功了,但是林辰卻有信心能治好,傷復后還可以繼續練武。
  擠出人群朝小飛走去,同樣小飛也看到了林辰。
  林辰蹲下身子:“我送你去醫院吧!”
  小飛眼神不友善的看著林辰:“走開,我不要你可憐我。”
  小飛繼續往前爬,林辰站起來跟上前:“你的雙手雙腳如果不醫治,這輩子就完了。”
  小飛頭也不回的說道:“不要你們管,你們都是些偽君子。”
  “我是真心想要幫你的,我可以治好你的傷。”
  聽到能把自己的傷治好,小飛怔了怔:“我曾經想要殺你,我不相信你有這么好心。”
  “冤家宜解不宜結,你我并沒有深仇大恨。我知道你和我同樣是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出生的孩子,我也知道你是一為人正氣的漢子,我更知道你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
  小飛轉過頭再次深深的打量了林辰一眼:“你…你真的能治好我的傷?”
  “我確定,我還保證你以后可以繼練你喜歡的功夫。”
  “真的?”
  “真的,我敢保證,等你好了我們還可以相互交流一下華夏武術的心得。”
  “好,如果你能醫好我,我小飛愿意終身歸屬你,任你指揮。”
  “你言重了,我治好你并不需要你報答,我只希望你以后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別再為一些小人得志的家伙賣命了。”
  “謝謝!我定當記住你的教誨。”
  “我送你去醫院吧!”
  林辰把小飛送往了東海市人民醫院,但想要治好他的雙手雙腳就必須親自為他手術。
  醫院怎么可能隨便讓一個人上術臺,最后林辰打電話通知了寧州市人民醫院的院長趙宏良,他連夜趕到了東海。
  有趙宏良出面,事情自然迎刃而解。林辰為小飛做完手術,還特意為他請了一個月的護工專門照顧他,忙完這一切已經接近天亮了。
  手術的時候林辰還發現了一個無比震驚的事情,只是現在小飛暫時未醒來,只能等他醒過來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回到宿舍,張小春幾人早已醒來。
  “辰子,你回來了。”
  “嗯,事情辦完了。”
  “剛才我們商量一起去外面吃拉面,正好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
  “好,等我洗潄一下。”
  叫上寧曉瑤和李茹萍,幾人一起去了一家拉面館。
  “辰子,錢籌到了嗎?”
  “籌到了。”
  “我們也籌了一些,這個給你,這是我們籌到的錢。”
  李洪宇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銀行卡放在桌上。
  “不是說錢的事我來想辦法嗎?”
  “你的構想如此宏大,做為死黨我們怎能不支持你呢?卡里有一千三百萬,小春和常青各出了500萬,剩下我出了300萬。”
  “這么多!”
  張小春吞下一口面,然后說道:“林才子,你就收下吧!這些錢可是我們和家里人磨破了嘴皮子才要到的,家里的底子全部被我們掏空了。”
  “不行不行,這樣我更不能要了。”
  “林才子,我們之間還客氣個屁呀,你盡管去折騰,就算賠了我們幾個也無怨無悔,反正我們還年輕,大不了再來就是了。”
  李洪宇接話道:“是的,家里說是說把整個家底子給我們了,他們肯定會留下那么一點的,不然他們吃什么?”
  就連憨厚的大個子也說道:“辰子,這是我們的心意,小春子說的沒錯,我們之間不需要客氣。”
  這時,寧曉瑤也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卡來:“工廠要擴大的事我們也都聽說了,我和萍萍也湊了點錢。林辰,我們都相信你。”
  眾人的慷慨與豪情,這種信任度讓林辰熱淚盈眶。
  錢可以把一個人的真情實意完全的展現出來。
  張小春三人出生在城市,家里的生活條件都極為不錯。當年林辰以優異的成績被保送到寧州一中,緣分讓四人分在了一個班一間宿舍,張小春他們從沒嫌棄林辰這個節儉的農村人,也沒嫌棄他穿著普通。反而林辰的正直善良,勤奮努力、不貪財不耍奸、正直善良的人品深深的打動了他們。
  林辰在自己的腦子組織好多感謝的話,最后他只說出四個字:“謝謝你們!”
  “好了,辰子,說這些就見外了。”李洪宇叉開話題說道:“你有什么要我們做的?”
  “也沒什么事,就是要想辦法把我們公司周圍的荒地全部拿下來。”
  一直沒開口說話的李茹萍這時說道:“交給我和曉瑤吧!”
  “交給你們?”
  “有什么不對嗎?上次去辦相關證件也是我和曉瑤完成的。”
  寧曉瑤當然知道李如萍打的什么注意,微微一笑說道:“林辰,你放心,我們可以的。”
  “那好,周六日政府部門的人不上班,星期一你們倆又要翹課一天,我等你們的好消息。”